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工人在操作間作業

工人在操作間作業

  廠區一角

廠區一角

  產品展示間

產品展示間

  花線廠外景

花線廠外景

本報記者 沈紅娣 見習記者 李浛芃

20年來,67歲的韓小平把自己定位為“擺渡人”。

1961年,蘇州花線廠成立。2003年,蘇州花線廠改制,當時韓小平臨危受命的唯一任務是不讓115名員工下崗。如今112名員工平安退休,跟著韓小平還在廠里上班的,只剩3名員工,其中年紀最輕的已58歲。

去年7月22日,蘇州花線廠申報花線制作技藝非遺項目復審的時候,蘇州絲綢博物館、蘇州市錢小萍古絲綢復制研究所、蘇州市禎彩堂工藝社等紛紛為他們蓋章“證明”。產品線更是延伸到了故宮博物院、陜西歷史博物館、北京大學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等,成為文物修復、古籍修復及頂級工藝品的生產用線。

蘇州刺繡之所以名揚天下,與蘇州花線的制作技藝水平密不可分。蘇州花線技藝是蘇州文化的根系之一,如何延續這一文脈,這是老韓讓115名員工“不掉隊”之后的又一大心愿。

能讓580余年前文物“復活”  蘇州花線舊時無限榮光

12月27日下午,蘇州絲綢博物館將修復完成的圣旨原件交還況氏家族。該圣旨是明英宗朱祁鎮賜況鐘之父和況鐘夫人的,距今已有580余年的歷史,藏品損傷較為嚴重,蘇州絲綢博物館采取修舊如舊的原則,最大限度保護藏品原狀,耗時4年將其修復完成。

圣旨修復背后的功臣少不了蘇州花線廠的傳統工藝。

花線是刺繡產品必不可少的材料?;ň€的色彩優劣、質量好壞與繡品的觀賞效果密切相關。蘇州生產花線的歷史十分悠久,早在宋代就形成了專業坊巷,在宋代石刻《平江圖》中就標有一條“繡線巷”,明洪武《蘇州府志》也曾有記載。清乾隆年間,蘇州花線已名傳天下,許多杭州客商在蘇州設線莊、建會館。

正是隨著產業的興旺與技藝的進步,蘇州的花線業逐漸走向成熟。1961年12月,蘇州花線廠成立,當時就有職工219人,年產值22.65萬元。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蘇州花線廠已發展成為有402名職工、年產值達502.53萬元的企業,產品除了傳統的用于刺繡、緙絲、繡品的繡花線外,還擴大到外貿出口產品。除本廠生產外,還在盛澤等地擁有多處外發加工點。

“廠里花線制作采用100%桑蠶絲,經過絡絲、并絲、捻絲、成絞、煮練、染色、脫水、烘燥、必線、扯線等工序加工成線。”韓小平非常自豪地告訴記者,因蘇州花線原料講究、加工精細,具有光、滑、細、柔、品種繁多等特點,不僅滿足了蘇州刺繡的需要,湖南的湘繡、浙江的甌繡、河南的宋繡等高級繡品的用線大多依賴于蘇州。

為花線手藝留住微弱“火種”  115名員工“飯碗”一個也不能丟

就在圣旨復原成功交付的同時,記者在蘇州花線廠采訪時卻看到了令人唏噓的另一幕。“許多老客戶電話打過來第一句話都是問,你們廠還開著嗎?”這幾乎成了韓小平的一塊心病了。采訪中,花線廠有員工進進出出,清一色的花白頭發。韓小平告訴記者,現在廠里還剩3名沒退休的員工,最年輕的已58歲了。廠里有活計的時候,會邀請幾名手藝好的退休員工回來幫幫忙。

蘇州絲綢博物館的這次文物修復,光配合花線染色就花了大半年時間。這也是花線廠的一貫作風,往往客戶花800元買20米的花線,老韓為了達到理想效果都會配上200米的花線做試驗,在老韓心里,手藝價值體現已經遠超市場價值。然而面對市場,不太懂“生意”的老韓卻有著更多的無奈。

手工產品不同于機器生產,無法量化,注定產量有限而成本偏高,傳統花線的制作生產在經過機器時代的洗禮后,也出現了大機器、大批量的生產企業,市場的主要需求也逐漸轉向了更具價格優勢和生產效率優勢的化纖產品,花線廠的經營每況愈下。

自1972年進廠,韓小平親歷了工廠由盛轉衰的全過程。2003年6月,蘇州花線廠改制成立蘇州花線廠有限公司。當年改制之后,決定留下來的有115人。“工廠改制的時候,韓廠長是臨危受命。”現任公司黨支部書記張梅娟告訴記者,從當時的副廠長變成了現在公司的負責人,韓小平一直帶著對廠的滿腔深情,領著大家守著花線廠。韓小平告訴記者,115名員工在改制后仍然選擇留下,不僅是對花線廠的留念,更是對這份技藝的不舍。“為了這份深情與信任,我接手后只有一個信念,一定要讓115個人平平安安干到退休!”韓小平略帶哽咽地說道。

從18歲開始就跟著師傅學染絲的韓小平告訴記者,這些留守的員工大多也像他一樣跟花線結緣了一輩子,懷著一份熱愛,哪怕每個月只拿著兩三千元的基本工資,但投入其中,浸潤在自己喜愛的藝術里,老員工們大多沒有什么怨言,反而是韓小平又當廠長又當業務員,特別是一些項目申報或者重要事項申請,他都是騎著自行車親力親為,能不請第三方代勞的都不請,靠自學掌握了許多“潮”技能。“省下來的經費就可以給員工發福利”,老韓心里有一本賬。除了正常的經營收入外,他還壓縮空間,把一半的廠房租出去收租金。

盡管企業效益不好,但花線廠因為原料選材佳、品種多,手藝和品質都有保證,靠著口碑和信念也跌跌撞撞超過了一甲子。如今,115名員工陸續退休,韓小平的“小目標”也即將完成。韓小平說,不出意外,他可以順利把最后3名老員工都“守”到退休。在斑駁的廠院里,韓小平掰著手指告訴記者:“我這一生就作了兩個貢獻,一是把廠子改制初期的200萬貸款都還清了,二就是把115名員工平平安安送到退休。”

把剩下的3名老員工送到退休后呢?“廠子應該就關了吧。”韓小平喃喃道。

不想做“末代廠長”  留住傳統花線技藝路在何方

蘇州花線的制作生產,雖然有部分工序可用機械設備替代,但是一些關鍵工藝流程,特別是傳統繡花線的生產,仍需要手工作業。韓小平也是錨定這個方向,守著廠子、守著傳統工藝,積極為廠子尋找活路。

現在花線廠面臨的問題是什么呢?“花線制作技藝后繼無人。”韓小平無奈地說道,傳統手工技藝并不吃香?;ň€廠的待遇并不高,員工工資一般都只有兩三千,根本吸引不了年輕人,廠里的非遺傳承人褚朝進都沒有徒弟可接班。

老齡化嚴重的花線廠面對新的形勢顯得特別力不從心。“就像家里的老人,生產力不強,還常常‘體弱多病’。”韓小平說,像很多項目考核或者申報,都需要使用網絡線上申請,沒有年輕人加入,操作起來就顯得特別笨拙。此外,與環境相配套的一些新要求,企業也越來越跟不上步伐。韓小平說,也有不少現代企業拋來橄欖枝,但接觸之后發現對方大多看中廠房本身價值,眼里并沒有“花線手藝”。

“我也不想做‘末代廠長’。”韓小平環顧了一圈廠子說道,他其實也有個設想,希望能由有關部門牽頭,把整個花線廠原汁原味地保留下來?;ň€廠在蘇州,乃至江南蘇作中都留下了不可磨滅、濃墨重彩的一筆,是我們傳統工藝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便手藝人都沒了,還希望能為這門手藝留下一點記憶,畢竟它也是古城的一部分。”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撈水草 清水面
春日采茶忙
蘇醒
“科工館”工程穩步推進
工地Style
約會春天
欧美性生 活18~19,新婚少妇的体内进进出出,波多野结衣一区二区三区av高清,久久中文字幕免费高清